爱上俩谭(唐)晶

this might be the first time I feel like I belong ——ROOT

罗子君×唐晶(4)

http://pan.baidu.com/s/1mhAqsPi

请各位看官复制到别的地方打开,好像直接在老福特这里打不开,,我也算是用尽了办法,可它就是不让我上传,我也很无奈。只写了一点点,不要嫌弃哈!有意见可以提出来,或者有什么梗可以分享一下(*^ω^*)

超爱这一对。

罗子君×唐晶(3)

    罗子君对唐晶的感情已经越来越炽烈,越来越难以抵挡。她容忍不了贺涵和唐晶的频繁见面,更容忍不了唐晶的心里始终装的都是贺涵。罗子君近日的心情越发烦躁。唐晶也看在了眼里,担心不过,询问罗子君却又闭口不言。唐晶实在担心,便邀请罗子君来家里参加睡衣party,想试图套出罗子君的心事。


   “你这也叫party?”
   “不是有我和你吗?”
   “无聊,两个人也叫party啊?”
   “你到底玩不玩?”
   “玩什么啦?”
   “真心话大冒险。”
   “要死啦唐晶,我真是没想到啊,你这张老阿姨的脸蛋下竟然还隐藏着一颗少女心,啧啧啧。”
   “你滚,能不能再损一点?”
   “好啦,玩游戏嘛~”


(游戏过程我就不写了,,大家脑补一下,其实是我写不出来哈哈)


   “啊呀,我输了,我选真心话”罗子君说。

   “你最近干嘛愁眉苦脸的”唐晶问道。

   “没什么呀,就是一些感情上的事。”

   “是陈俊生吗?”

   “等你下一轮赢了我再跟你讲。”

又一轮,唐晶输。

   “你输了,选什么?”罗子君得意洋洋。

   “当然选真心话,谁知道大冒险你会不会让我从楼上跳下去。”

   “好,我问你,如果我是男人,那么贺涵和我你会选谁?”罗子君试探性的抛出这个问题。

    唐晶一愣,“什么乱七八糟的问题?”
   “快点回答,不许耍赖!”
   “这肯定选你呀,你这么疼我!别说男的,就算你是女的我也选你啊。”

   “真的吗?”罗子君一脸毫不掩饰的期待。
  
   “真的还有假啊,继续继续。”


又一轮,唐晶输。


   “还是真心话?”

   “不不,谁知道你又要问什么鬼问题,我选大冒险。”

    罗子君一脸坏笑,却又有些忐忑。“你过来亲下我。”说着嘟起了嘴。

   “什么,你有没有搞错,上次还亲不够吗?”唐晶一脸难以置信。

   “快点的。”罗子君命令道。



    唐晶不情愿的靠近,可罗子君分明是从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羞涩。随着慢慢放大的脸罗子君不禁咽了咽口水,周围的气氛似乎也暧昧了起来。罗子君看着唐晶完美的唇,想象着里面的芳香。一吻还未落下,罗子君仿佛已到了天堂。




    唐晶越来越近,近到只有不到一厘米的距离,终于,两唇相碰,柔软的触感让罗子君欲罢不能。上次只是微微一碰,这一次则是唇与唇压在了一起,空气中也散发着淡淡的香味。可正在此时,唐晶迅速撤回了嘴。罗子君意犹未尽地睁开眼,借着灯光,罗子君看到唐晶的面颊绯红,一向淡定的唐晶竟然脸红的别开了脸,就像不出闺门的少女第一次初见情郎的样子。



    罗子君一点都没犹豫,完全不想抑制住自己心中的那团火,她顺势往唐晶的方向靠,用手抬起唐晶的下巴,又吻了上去。罗子君此时所有的心思都在唐晶诱人的唇瓣上。重重地吮吸了几口,还想更深入挖掘时,唐晶突然大力推开了罗子君,眼神里满是惊愕,还有一些罗子君看不懂的复杂情绪。

    慌张地锁上房门,唐晶不敢相信罗子君竟会对她做出这种事。来到镜子前,看到些许红肿的嘴唇,唐晶竟然感觉不错。

    疯了,我一定是疯了。唐晶猛摇头,试图清除杂绪。


    罗子君则一个人坐在外面,自责不已。她懊恼自己的行为给唐晶带来困扰,也害怕自己会失去她。这夜,隔着一扇门,两人彻夜未眠,思绪万千。







(有没有人看?觉得写的不好可以说出来!话说要船吗)

罗子君×唐晶(2)

    罗子君为爱已经被折磨了好几天,直到看到陈俊生和凌玲时,她也没什么波澜。那个时候,她就知道,自己已经从一个泥潭里爬出,但又跳到了另一个更大的泥潭里。 


    当晚,贺涵请吃饭,说是庆祝唐晶拿下卡曼的案子。本是高兴的一件事,唐晶的表情却十分沉重。在唐晶的眼泪即将掉落下的前一秒她跑了出去,尽管掩饰的很好,但罗子君也看到了泪花。她紧接着追了出去,心里疼得不行。明明此时此刻就想抱紧她,带她离开这里,可她不能这么做,她能做的,就是站在她身边安慰她,这就是一个好朋友的局限范围。当她听到唐晶说贺涵这顿饭的意思其实是想和她分手时,罗子君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伤心。不过那时,她就发誓,一定不会再让唐晶受伤。


    再回席时,唐晶已经容光焕发,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。罗子君一面心疼这样的唐晶,一面怨恨地看着贺涵。眼前可是自己最爱的人,凭什么他贺涵的一举一动,一言一行都能伤害到唐晶!成熟多金,双商高又怎样,对女友处处提防,相处了十年又让唐晶快乐了多少?女朋友是用来疼的,不是用来做实验的。



    不愉快的晚餐结束后,罗子君本想再陪着唐晶,可自己已经搬回家了,唐晶也要休息,于是作罢,但却不舍的离开。谁知,唐晶一把抓住罗子君,一脸笑容道:“子君,今晚能在我家睡吗?我一个人睡不着,好久没有你陪着睡了。”罗子君欢喜不已,一口答应:“好,我给亚琴打个电话,让她哄平儿睡觉。”


    “行!”罗子君看着唐晶一脸灿烂,只想此刻能定格,可能也只有她能了解,唐晶的笑容背后隐藏着多少悲伤。


    是夜,她们躺在一块。唐晶望着天花板,而罗子君则侧身对着她,一手环住唐晶的腰肢,还是这么瘦!
  

“挣这么多钱有用嘛,营养都不良了。”

   “这不是工作忙嘛,要不…”

   “要不什么?”

   “要不你留在我家里当我的贤内助好了,这样每次我回来,都有饭吃啊!”

   “你想的美!”罗子君加大手的力度,搂紧了唐晶。
过了一会,唐晶慢悠悠的说道:“幸好有你在身边,不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,今晚我失去了贺涵,我觉得我还能活下去,可我要是失去了你…”


   “傻瓜,胡说什么呢!你永远不会失去我的,除非你不要我!”罗子君一阵感动,看着唐晶还泛着唇彩的嘴唇亲了下去,蜻蜓点水般,还未一秒便又收了回来。罗子君紧张到心脏都要跳出来了。但唐晶只是微微一愣,随即哈哈大笑起来。


   “哈哈你干嘛呀,喜欢我就直说,哈哈。”

    罗子君看到唐晶的反应,为她没发现什么而感到放心,但同时又有点心塞。果然,唐晶一直以来都把自己当成了朋友。只是朋友。罗子君觉得自己对唐晶的感情,就像是回到了初恋一般,不过初恋都是懵懂青涩的,但这一次却是铭心刻骨的。

     罗子君道:“你笑什么啦,切,又不是没亲过!”

   “是是是,口感如何?”

     罗子君脸一红,答道: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 也不知两人后来谈了多久,最后相拥而眠。

罗子君×唐晶

cp:罗子君×唐晶

此文偏ooc,不喜勿入。

     周五晚,贺涵打算在酱子宣布和唐晶的订婚消息,听到他俩终于要尘埃落定时,罗子君只感到心神不宁,却不知是何原因。一行三人在酱子等待了很久,唐晶也还是没有出现,罗子君按耐不住,拿了外套就跑出去找唐晶。她不知道唐晶和贺涵之间发生了什么,但她知道自己松了一口气,罗子君不愿深想她松气的缘由,她怕最终结果会让她众叛亲离。 

     罗子君在外找了好久,凡是认识的地方她都去了一遍,但就是找不到唐晶,她知道唐晶现在肯定在某一处孤独的待着,她多么想给她安慰。

    罗子君最后放弃了寻找,她干脆来到唐晶家,等着她回家。等到了凌晨,罗子君终于听到了开门声,唐晶踉踉跄跄地走了进来。罗子君一把扶住她,看她眼神迷离,肯定是灌了不少酒,罗子君把唐晶小心的放在沙发上,笨手笨脚的她泡了一杯茶递给唐晶醒酒,罗子君的眼神满是心疼,她很少看到唐晶会这样放纵自己。这时,唐晶模模糊糊地在喊叫着什么,罗子君凑近一听,不由的刺痛,因为唐晶心心念念的只有贺涵,就连醉酒时喊的都是他的名字。罗子君看着这样的唐晶,单薄瘦弱,只想把她纳入自己的怀抱。


    看着眼前人为了其他人流泪,罗子君恨不得把贺涵千刀万剐。她小心地擦去唐晶脸上的泪珠,定了定神,把唐晶的衣服慢慢脱了下来,看到唐晶凹凸有致的身材以及吹弹可破的肌肤罗子君不禁脸红,这完全不比十八岁的少女差到哪里去,反而还多了一丝魅惑。罗子君不淡定的别开脸,为唐晶换上睡衣,盖好了被子,就匆匆回房。脸烫的不像话,罗子君不敢再想下去,就把这种情绪当做是女人之间的嫉妒。

    早上罗子君早早的起了床,为唐晶做饭,她以前虽然十指不沾阳春水,但到了唐晶这,厨艺确实磨练了不少。说起这个,罗子君还有点小骄傲。榨完了唐晶最爱喝的橙汁就准备就绪了。此时,唐晶走了出来,看着一桌的丰盛,一脸满足,宠溺的看着罗子君,笑容在空中洋溢。罗子君最爱的时刻,便是唐晶宠溺的看着她,把自己化在了她的眼神里。

    回了回神,罗子君想起了正事,问起她昨晚缺席的原因,唐晶一脸委屈,把薇薇安的事情全说给了罗子君听,罗子君抱住唐晶,轻声安慰,过了一会,唐晶的情绪果然缓和了下来。

    罗子君装作轻松的说:“现在多金又忠诚的男人不多啦,你再不嫁就没人要啦。”

   “不是还有你嘛,你要我就行了。”唐晶说。

    罗子君听完,感动的抱紧了唐晶,半开玩笑的说:“没事,大不了我娶你,肥水不流外人田嘛!”

    两人相拥,此时罗子君终于明白了,原来自己爱上了眼前人,自己的心意一直都是她…


     上班时,罗子君一直在想到底是什么时候爱上了唐晶?是她在最黑暗的日子里收留了自己时,还是在夜夜与自己促膝长谈时,或是费心费力为自己找工作时,亦或是在法庭上为自己留守到最后,为自己擦去眼泪时……不管爱在什么时候发生,罗子君想唐晶都不可能接受自己,更别说自己还有平儿。撇开性取向不说,单单感情洁癖就已经让唐晶容忍不了和自己在一起,罗子君想到这就不禁叹息,也许是有缘无分吧,做朋友也挺好。罗子君这样说服自己。

(昨天看了她俩的百合文,实在按耐不住我的双手,可惜文笔有限。大家将就着看吧!!谢谢。)

自己弄得也只有这水平了。。。图中图有些是微博找来的,侵歉删。

代表,世真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,不过你俩谈个‘手艺’,表情为什么要这么得瑟!!!

一生一世一双人(1)

说明一下,这是续正剧510之后的。题目也不知道有没有跟别人重复,我实在脑细胞有限~~~~
格式什么的就随意吧
虐向(某种程度也算he)不喜慎入!!!先发一部分
,字数不一定,更新不一定,我是很随意的,看官们也随意一点的看看吧~~~

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shaw在知道root的死讯之后,她做不出任何反应。那一刻,她只觉得饿,超脱寻常的饿,包裹着全身的饥饿感吞噬着她。她唯一能作出判断的便是,如果她现在不吃点东西,那么她的胃一定会被消化掉。她真的,他妈的饿极了!她已经忘了自己刚才和Reese说了什么,即使那是前两分钟的事。她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眼角会挂着两滴泪,oh,不,shaw想,那绝对不是什么眼泪,那绝对是该死的雨水!

shaw在街上走着,脑袋断片一样的空白。这条街,她记得。当初她和root为了躲避Samaritan走过这里,她还记得当时root在听到‘please’之后露出的那个宠溺又无奈的表情,她记得,root说过自己是她的软肋……fuck!fuck!fuck!为什么自己又想起那个该死的女人?那个女人不值得怜惜,她还显得可恨!是她选择过上TM的指令高于一切的生活,是她抛下了自己……是她!是她!

shaw把手靠近胸膛,她不能理解那里为什么这么痛,这是shaw从来都不曾体验过的锥心之痛,像是用小刀一片一片地割开,割的血肉模糊,然后再用针线一针一针地缝合起来。shaw宁愿身上被打几个窟窿,也不想再受此煎熬。她突然觉得恶心,说不出来的恶心,于是,她扶着街边的柱子开始干呕,她什么都没吃,只能干呕。她庆幸自己还没来得及进食,否则现在吐出来的只会是刚吃进去的食物,那么她必然会厌恶,会厌恶这个世界上还唯一与她有联结的食物。

shaw依然饿,尤其是她刚呕完以后。但是她没有食欲,她路过一家家的牛排店,那是自己最爱的牛排。最爱的?呵,应该是曾经自己最爱的牛排,shaw自嘲道,为什么之前我会认为这玩意儿很好闻?

shaw踏入一家昏暗的酒馆,径直向吧台走去。正在调酒的酒保看见完全不同于周边气场的shaw,不禁打寒颤。直觉告诉他,这个女人很危险。

“给我这里最烈的酒,有多少上多少。”shaw只想把自己灌醉,然后忘掉一切,抛开一切,第二天醒来,世界就会恢复正常……

年轻的酒保不敢违抗命令,马上给shaw拿了所有高浓度的酒。他抬头偷偷地瞄了女人一眼,借着迷离的灯光,他看见她的眼里盛满了愤怒,但是被极力抑制着。而在这愤怒之下似乎还有一丝悲伤,活像只受伤却找不着回家的路的小野兽。不不不,酒保立马否认了自己的想法,眼前的女人暴怒得看起来想杀人倒是真的,但悲伤,实在不符合她的脸蛋。



shaw是在第二天傍晚醒过来的。那是一个早已废弃的安全屋,地上,床上滚落着好几个空瓶,不用说,shaw是趁着最后的清醒把自己连同酒瓶一起塞进这个地方的。

她起身,马上意识到宿醉的后果——剧痛的头在叫嚣着休息。可shaw却不管不顾,在恢复意识的十秒内,冲向手机的位置。她的手止不住地颤抖,让人怀疑下一秒手机是不是就要脱离她的手心。

shaw快速地按下了拨打键,手机上赫然出现的联系人是——root。

死一般的寂静。

shaw甚至忘了呼吸,她生怕错过什么。机械的嘟嘟声一声比一声漫长,这让shaw的等待到了极限。她从来没有这么脆弱过,就连发出的声音都带着满满的乞求与惶恐——

“come  on,root...”  

“du  du  du……”

“please...”

“du  du ,Sorry,the subscriber you dialed cannot be connected for the moment, please redial later......”

无人接听…shaw感到了无助与绝望,她现在多么希望那个女人能接起电话,能像平常一样来调戏她,她多么希望一切能依旧如常…

shaw清楚地意识到了已经发生的事,意识到了那是一个事实!shaw把手机扔在地上,接着,一脚踩碎了它。她觉得,自己再没有带手机的必要了。

shaw没有任何表情,她眼神空洞地从安全屋的窗户里望了出去,看见了天空中有几只鸟在飞,看见了普通人日复一日地做着单调重复的上班、争吵、买菜、吃饭…看见了这个地球还在不停打转,恍若所有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,shaw怒吼:为什么?凭什么这个世界还在运转?




Finch和Reese已经有一周多没看见shaw,shaw毁了她身边所有的电子设备,这让这个精通定位的Finch也找不着北。

“Mr.Reese,我们再不找到shaw,她恐怕会被Samaritan盯上。”

“Finch,你要相信一个前特工的实力。shaw现在,需要一点时间。”

“我知道她受到的打击很大…”Finch哽咽。

“du  du…”来电声打断了Reese和Finch的谈话。

Finch接起,“Fusco,你找到shaw了?”

“sorry,Finch,我对不起root,我不应该那么疏忽的,root…root的尸体在太平间里消失了。。”

“什么?这不可能!”Finch大惊。

“尸体看样子是早就被偷走了,而且凶手掐断了监控,Finch,会不会是…”

“root,root的尸体对Samaritan还有利用的价值,所以很可能是他们盗取了root的尸体,想查出TM的位置…”Finch挂了电话,马上开始着手黑进所有路边的监控,想查找出蛛丝马迹。他相信自己的技术,在他努力了三个小时后,当他的汗沁满额头时,Finch终于在一个监视画面中看见了有人抱着root的尸体,而那个人,Finch绝对不会看错!

那不是Samaritan,那是shaw。





PS:觉得不错的留言喔,不过我是不会因为你们的留言就快点更新的~~~~



光影

甘总:

“sam,你受伤了。”甜腻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。


黑发女人没有回话,鲜红的血液顺着线条分明的手臂流下,她只是皱了皱眉,关闭了耳机。


 


 


地下图书馆。


一个影子抄着双手缩在转椅里,低着头,这里只有屏幕的微光照亮,她的脸藏在阴影里。


“我总是让你陷入危险。”那个声音略带歉意地说道,空旷的地下只有微微的回音与阴影的呼吸声。


“没什么。”阴影终于开口了,又一束微光亮起照亮了她的脸——那是个五官深邃,眉宇间杀机纵横的女人,她双腿交叠坐在转椅里,手臂上缠着一层苍白的纱布。


“还有其他号码么?”女人开口问道,嘶哑沧桑的声音里满是疲惫。


“我会通知分队二号帮忙的,sam,你需要休息。”


“不,我需要忙碌。”女人喝了一口酒,“启动root模式吧。”


那个声音发出了微不可闻的叹息。庞大的人格数据涌入这台人工智能,各类指示灯疯狂闪烁着。一束光从头顶上方打下来,落在转椅前方。荧光的碎片在那束光里悠悠飘落,一个女人的影子站在光束中央,半透明,闪着莹莹的微光,棕色的长发垂在肩侧,眼神温润。


“root。”shaw慢慢伸出手,进入了那束光。


“你所触摸的不过是空气罢了。”


“我知道。”shaw低声说,那些荧光碎片落在她手心,转瞬消失不见。


Root把半透明的手覆盖在她的手掌上,却不能带来丝毫触感,那些只是光和影的幻觉,3D成像技术保留着的、已经远去的记忆。Shaw轻轻地合拢手,空握着,像是真的握着那个女人的手。


光影中的root轻轻地笑了,“她走之后你就一直这样,有时握着好几个小时不松开,临走的时候满手的汗水。”


“真是个坏习惯。”shaw也自嘲地笑。


“sam,你真的需要休息了。”root伸出另一只手抚过她的面颊,“出去走走,散散心吧。已经过去这么久了,不要再执着了。”


“十年了,只有我活着回来了,你让我怎么放得下呢。”shaw摇晃着酒瓶,褐色的酒液在瓶中碰撞,反射出微弱的光。


“别这么说,我们都还和以前一样看着你啊。”root把手搭在了shaw的肩膀上。


几束自上而下的光同时出现在她的前后左右,每一束光中都站着一个半透明的人影,有穿着西装神情严肃的男人,有戴着眼镜微笑的老学究,也有胖胖的中年大叔,也有满脸正气的黑人女警,加上root,一共五个人,他们都把手放在shaw的肩膀上。他们不约而同地笑,像是老照片上的笑,过了许多年,依然灿烂如初。


“root,不要这样。”女人摇摇头,“他们不在这里,他们已经永远沉睡在那场AI大战中了…永远都不会回来。”


其他光束都消失了,只剩下root,shaw盯着她的脸,缓缓抽出了手。


她原本也只是握着空气。


“我走了。有什么新号码就联系我。”shaw喝着威士忌渐渐远去,root默默看着她寂寥的背影,和十年前相比,她的腰背没那么挺拔了。


“goodbye,sameen。”


“goodbye。”


 



 


我靠这篇在龙族上看到的梗套在锤子身上真是虐煞我也QAQ先掩面逃走~下次保证不发刀!!